怎么处置呢?

- 编辑:admin -

怎么处置呢?

 他们全部跪在地上,不停磕头,痛哭流涕的求饶。
 
    张若尘今天杀的人,比他以前杀得人加起来都多得多,根本不想再杀人。但是,放他们离开,似乎也是一件祸事。
 
    黑市中的武者,除了少数一些人,几乎都是穷凶极恶之辈。张若尘才不会相信,他们真的会改过自新。
 
    怎么处置呢?
 
    林泞姗赶过来,杏眼之中带着狠辣之色,道:“不能饶了他们,若是放他们离开,今后云武郡国的普通百姓又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在他们的手中。杀!全部都得死!”
 
    张若尘看来林泞姗一眼,眼睛一亮,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么他们就交给你来处置。”
 
    随后,又补充了一句:“他们的人头,你也可以带回云台宗府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倒不是故意将这些邪道武者的人头让给林泞姗,实在是因为,他真的不想再杀人。
 
    杀人,本就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。
 
    既然林泞姗喜欢杀人,那就交给她去杀。
 
    张若尘向着远处走去,准备前往地火城。
 
    “就算要杀人,也该去杀真正的邪道强者。”
 
    若是能够将地火城剿灭,应该可以得到一大笔修炼资源和功勋值。
 
 202.第202章 待宰的肥羊
 
    只听见身后传来,此起彼伏的惨叫声。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,林泞姗果然没有手下留情,所有黑虎堂的武者,几乎全部都被她杀死。
 
    她倒不是嗜杀,而是因为每一颗黑虎堂邪道武者的人头,带回云台宗府之后,就能换到一笔修炼资源。对她来说,最缺的就是修炼资源。
 
    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,飞落到雪花雕的背上,驾驭着雪花雕冲天而起,飞入了云端。
 
    林泞姗抬起头,看着那一个站在雪花雕背上的神秘少年,眼眸中露出几分异样的神情,既有崇拜,也有爱慕。
 
    相比于七王子,她觉得这个戴着金属的少年,更加让她心动。他充满神秘、优雅、强大、惊艳,在他身上,几乎找不到缺点。
 
    “泞姗,那人是谁?”断了一臂的林辰裕,赶了过来,断臂处的经脉被封住,伤口已经没有流血。
 
    林泞姗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是谁,只知道他是武市学宫的内宫弟子。”
 
    林辰裕看到满地的残尸,心中十分震撼,道:“黑虎堂的那些邪道武者,全是都被他杀死?”
 
    林泞姗点了点头,又道:“但是那些低境界的邪道武者的人头,他却根本没有带走,反而留给了我。”
 
    林辰裕道:“对于他那种级别的人物来说,根本看不上那些低境界的邪道武者。还有另外一件事,云台宗府传来主人的消息,主人已经出关,而且,近日就会赶回云武郡国。”
 
    “七王子殿下出关了?”林泞姗有些惊讶。
 
    林辰裕点了点头,道:“三天之内,主人应该就会赶来地火城。以主人现在的修为,必定能够一举剿灭地火城,我们也可以跟着得到一笔资源。”
 
    林泞姗的目光盯着那一只飞远的雪花雕,道:“恐怕七王子赶来地火城的时候,地火城已经被他剿灭。”
 
    “就算是一位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也不敢说就一定能够剿灭地火城。以那一个武市学宫内宫学员的实力,若是没有别的内宫学员的援助,几乎不可能撼动地火城。”林泞姗冷冷的一笑。
 
    林泞姗见识到张若尘的强大实力之后,却不认同林辰裕的话,道:“大哥,我们现在怎么办?是回王城?还是在这里等待七王子殿下?”
 
    林辰裕沉思了片刻,阴沉沉的笑道:“你不是对那一个武市学宫的内宫弟子很有信心,那我们就去地火城。我也很想知道,他到底有多强?”
 
    地火城是一座巨大的市场,并不是秘密的组织,在云武郡国的东南部的影响力极大,很多武者都会前去地火城购买修炼资源。
 
    所以,张若尘哪怕随便找一个武者带路,也能找到地火城。
 
    离灵岳镇五十里之外,有一座隐雾湖,常年被烟雾笼罩,十丈之外,看不清任何事物。常常有船客,迷失在湖上,最后化为一具浮尸。
 
    据说,地火城就建在隐雾湖之中,只有黑市的内部成员的船,才能找到走出迷雾的路,到达地火城。
 
    张若尘让雪花雕在山林中等他,然后就单独向着隐雾湖行去,来到湖畔的一座颇为繁华的湖畔码头。
 
    码头上,停着十六条巨大的舰船,其中十条最大的舰船上,全部插着黑虎堂的大旗。
 
    不用猜也知道,那十条舰船是在接黑虎堂的堂主。可惜他们并不知道,黑虎堂的堂主已经死在张若尘的手中。
 
    看到张若尘出现在码头上,那些打扮成船夫模样的黑市武者,全部都将目光盯过去,其中一些人的眼中露出敌意,另一些人的则向着张若尘走了过来。
 
    其中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,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客官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 
    “地火城!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那些原本就对张若尘有敌意武者,将一件件兵刃拔出,更加防范起来。
 
    老者不动声色的笑道:“地火城在半个月之前就已经闭城,除了一些熟客之外,不再对外开放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嘴角微微一勾,道:“地火城是要防范武市学宫的高手吗?”
 
    远处,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,冷笑一声:“我看你就像是武市学宫的学员,小子,最好老实交代清楚你的身份,要不然,别说是去地火城,这里就将是你的亡命之地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睛微微瞥了一眼,取出一块令牌,道:“我是朝廷中人,前往地火城,购买一些修炼资源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并不打算直接去闯地火城,毕竟,对于地火城现在的实力,他并不是十分清楚。所以,他决定暂时先不暴露武市学宫学员的身份,而是换成朝廷的身份。
 
    那一个老者向张若尘手中的令牌盯了一眼,眼睛微微一亮,道:“金龙令!你是云武郡国的王亲贵胄?”
 
    张若尘将令牌收了起来,道:“没错。”
 
    “既然是王族中人,为何身边没有侍卫和随从?”老者疑惑的道。
 
    黑市和官方势力,在表面上,虽然是敌对关系。可是暗中,依旧有很多朝廷中人,会悄悄的前往黑市之中购买修炼资源。
 
    其一,那是因为,一些独特的修炼资源,只有在黑市中才能买到。
 
    第二,朝廷中人也会得到一些来历不明的宝物,拿到黑市里面销账。甚至,黑市中的一些势力,也与朝廷中的官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 
    王族中人来黑市购买修炼资源,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。
 
    奇怪的是,王族中的那些王孙公子,哪一个不是前簇后拥,带着一大堆仆人和侍卫?所以,看到张若尘如此低调,那一位老者自然就有些怀疑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若是我带着大批侍卫和仆人,你会允许我前去地火城?”
 
    “当然不会。”那一个老者道:“今时可不同往日,半个月前,地火城主亲自下令,严查进入地火城的武者。特别是朝廷中人,每日进城人数,绝对不能超过十人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道:“看来地火城还是挺防范朝廷。”
 
    老者直言不讳的道:“若是在别的时候,地火城自然不会将朝廷放在眼里。可是最近武市学宫和黑市交战,朝廷的军队很可能也会参合进来,地火城也就不得不多加防范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双手一摊,道:“你看我只是孤身一人,不知能不能前往地火城?”
 
    “当然可以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,老者自然不会认为他能够对地火城造成威胁。地火城中若是有一个王族的人,朝廷的军队攻打地火城的时候,反而会有所顾忌。
 
    “但是想要去地火城,必须要付船费。”老者眯着眼睛笑道:“而且,别怪老朽没有提醒你,地火城的秩序可是相当混乱,相当黑暗。一个王孙公子单独前去地火城,很可能会成为肥羊,被人给宰了!”
 
    “无妨!”
 
    张若尘随手抓出打一把银币,塞到老者的手中,道:“现在就载我去地火城。”
 
    出手阔绰,随手就是一大把银币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