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问恩公尊姓大名

- 编辑:admin -

请问恩公尊姓大名

可是林泞姗却并没有看出眼前少年的冷漠,继续打量着他,越看越觉得眼熟。但是,她却根本没有想到对方就是张若尘。
 
    她再次问道:“请问恩公尊姓大名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我不是你的恩公,你没必要知道我的名字。我劝你早点离开,若是再不离开,恐怕你就走不掉了!”
 
    林泞姗也颇为聪慧,眼眸一亮,道:“恩公是故意放那些黄极境武者离开,想要将黑虎堂别的高手引来灵岳镇?”
 
    以前,林泞姗见到他,都是一副冷傲的模样,根本看不起他,甚至都懒得与他多说一句话。
 
    可是今天,张若尘明明很冷漠,她却怎么都不离开,显得十分热情,甚至眼眸中还带着崇拜的光彩。
 
    张若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道:“既然你知道黑虎堂的高手很快就会赶来,还敢待在这里?”
 
    林泞姗似乎也有些动摇,可是最终还是没有离去,明眸皓齿的一笑,道:“以恩公的强大实力,就算是黑虎堂的堂主铁驼背亲自驾临,也未必不是恩公的对手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,恩公还是小心一些为好,铁驼背的修为已经达到地极境大极位,比聂政韩强大十倍不止,在云武郡国,绝对是一号威名赫赫的凶人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有些不耐烦,道:“黑虎堂的堂主铁驼背,应该就在地火城,很快就会赶来。”
 
    林泞姗笑道:“泞姗虽然修为不高,可是也愿意助恩公一臂之力,多一个人,总是会多一份力量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本意是提醒她该离开,却没有想到她居然说出这样的一席话,让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拒绝。
 
    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,真的对她好的男人,她丝毫都不在乎。对她冷漠的男人,她却拼了命都要贴上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懒得理她,将沉渊古剑取出来,捧在手中,仔细的抚摸,自言自语的道:“沉渊,今天将是我们八百年后重逢的第一战。”
 
    沉渊古剑如通灵性,微微颤抖了一下,发出一声刺耳的剑鸣。
 
    “难道一柄锈迹斑斑的断剑,比我还好看?”林泞姗站在远处,抿着嘴唇,有些怨气的盯着那一个戴着金属面具少年。
 
    她感觉那个少年就像是一块没有任何趣味的木头,但是越是如此,她就感觉对方越是神秘,心中越是崇敬,很想知道他到底有多强?
 
    “若是他能看我一眼该多好,或许他就会发现,自己的身边其实站着一个比剑更好看的美女。”
 
    林泞姗紧紧的盯着那个少年的背影,十分期望对方能够转过身来看她一眼,哪怕只是一眼。
 
 200.第200章 激战群邪
 
    张若尘卓然的站在灵岳镇的镇口,手中只是握着一柄断剑,不悲不喜,整个人犹如与剑融为一体。
 
    林泞姗也并没有离开,依旧站在一旁,盯着那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神秘少年。
 
    半晌之后,一片滚滚的烟尘,从远处席卷过来,发出轰鸣的铁蹄声。
 
    “堂主,就是那个少年,聂护法就是死在他的手中。”一个黄极境的邪道武者指着张若尘狠狠的说道。
 
    铁驼背骑在一只雪白的飞云虎的背上,弓着身体,远远的看了张若尘一眼,露出一口黄牙,笑道:“原来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娃娃,我还以为是司行空来到了灵岳镇。嘿嘿!”
 
    铁驼背听说聂政韩被一个内宫学员一招击杀,确实是吓了一跳,还以为是内宫学府第一人司行空要对付黑虎堂。见到对方只是一个少年,心中也就不再惧怕,反而生出轻蔑之心。
 
    “轰隆隆!”
 
    两百多位黑虎堂的邪道武者,在黑虎堂的堂主铁驼背的带领之下,骑着两百多头铃马,呈半包围的形状,向着张若尘冲了过去。
 
    烟尘滚滚,啸声不决。
 
    林泞姗没想到黑虎堂竟然有如此多的强者赶来,心中大惊,仅凭那少年的一己之力,能够敌得过黑虎堂的众多邪道高手?
 
    在离张若尘只剩二十丈的距离,铁驼背的手臂微微一抬,所有黑虎堂的邪道武者全部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铁驼背看了一眼,地上的十具尸体,眉头深深的一皱,冷道:“小子,你居然没有逃走,胆子不小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为何要逃走?我本就是在这里等你们。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